绿证交易怎么影响电力行当

2017年6月13日,在由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举办的绿证自愿认购研讨会上,国家能源局相关人士表示,能源局没有以绿证代替补贴的想法。“不管在哪个国家,自愿认购市场都是一个渐进的市场,寄希望在很短时间内大幅度替代补贴是不可能的。我们营造自愿认购市场的初衷,更多是凝聚社会共识,这对推动产业发展至关重要。”

近几年我国风电、光伏装机量大幅上升,可再生能源补贴不能按时发放,新能源发电企业面临现金流的压力,投资的积极性受到影响。绿证交易的推出,可以缓解补贴支出的财政压力。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中国经济信息》记者采访时表示,“补贴和绿证政策都是为了提高新能源发电的竞争力,但是面临的群体和方式不同。补贴手段更为直接,绿证购买需要靠自愿。”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委会政策研究主任彭澎认为,绿证提供了一个自愿交易的市场,企业可以根据自身情况来选择是否交易绿证。通过售出绿证,一部分面临资金链压力的企业可以获取资金收益。

一个绿证对应多少电量?一个证书对应一兆瓦时结算电量,不足一兆瓦时结算电量部分,结转到次月核发。

绿色电力证书由谁颁发?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按照国家能源局相关管理规定,依据可再生能源上网电量,通过国家能源局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信息管理平台向符合资格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颁发的具有唯一代码标识的电子凭证。

谁可以申请绿证?列入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目录内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企业,通过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信息管理平台,依据项目核准文件、电量结算单、电费银行转账凭证和结算发票扫描件等证明材料申请绿色电力证书。

谁可以购买绿证?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机构和个人均可在中国绿色电力证书认购交易平台自愿认购绿色电力证书,作为消费绿色电力的证明。

什么是绿色电力证书?绿色电力证书是国家对发电企业每兆瓦时非水可再生能源上网电量颁发的具有独特标识代码的电子证书,是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确认和属性证明,同时也是消费绿色电力的唯一凭证。

[绿证的推出]

有专家表示了对于电力行业的未来猜想,认为随着电改的深入推进,未来电价会逐步取消政府定价,形成以市场为基础的价格形成机制,所有目前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方式需要作出相应的调整。

彭澎曾表示,2018年绿证强制市场将会启动,关于强制的主体有两种思路,一种是强制发电企业,另一种是考核售电公司。从发电侧对火电机组进行可再生能源电力强制配额考核,可以刺激发电集团在分配发电份额时,优先考虑可再生能源电力,也会刺激发电企业投资更多的可再生能源资产。从售电侧考核,使得未来售电公司在签订长期购售电协议时须通过消纳足额的可再生能源电力,这样能更好地配合电力市场。

购买绿证后是否可再次交易?购买绿证后暂时无法进行再交易并盈利,且不能抵消电费。购买绿证实际上是企业和个人对我国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至平价上网的支持。

2017年6月12日,中国首批绿色电力证书正式核发。绿色电力证书自2017年7月1日起正式开展认购工作,获绿证的发电企业可在全国绿证自愿认购平台上挂牌出售绿证。目前,绿证机制还处于自愿认购阶段,计划通过一年时间培育市场。根据市场认购情况,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将从2018年起适时启动。

[是否取代补贴]

早在2016年2月29日,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建立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目标引导制度的指导意见》,“鼓励可再生能源电力绿色证书持有人按照相关规定参与碳减排交易和节能量交易”。意见中指出,根据全国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达到15%的要求,到2020年,除专门的非化石能源生产企业外,各发电企业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应达到全部发电量的9%以上。各发电企业可以通过证书交易完成非水可再生能源占比目标的要求。

远景能源光伏业务总经理孙捷在研讨会上表示,从度电成本来看,绿证现阶段会更倾向于风电。如果风电都用绿证,可能会有利于光伏补贴的及时下发,推动光伏度电成本的进一步下降。据记者查询绿证认购平台,截至2017年10月31日,一个风电绿证平均价格为187.6元,一个光伏绿证平均价格为600.7元,同时风电绿证的售出量要远多于光伏绿证。

购买绿证要花多少钱?认购价格不高于证书对应电量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金额,由买卖双方自行协商或者通过竞价确定认购价格。

林伯强向《中国经济信息》记者表示,“如果没有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作为补充,绿证很难有比较好的效果。大规模推广绿证政策的前提是强制性,强制性则需要配额制。配额越大,绿证的影响越大;如果没有配额制度或者强制性配额量很小,绿证政策对电力行业的影响就很小。绿色证书是为未来配额制减排提供灵活性,而配额制涉及公平分配的问题。”

绿证出售后风电光伏发电企业还可以享受补贴吗?绿证出售后发电企业相应的电量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补贴。但如果发电企业未申领绿证、申领绿证未挂牌出售或协议转让,以及挂牌出售未售时,发电企业仍可继续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

[未来走向]

电力行业相关人士向《中国经济信息》记者表示,“目前核发绿证的陆上风电和集中式光伏电站项目,其所发出来的电力和传统煤电相比,使全社会享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环境改善,多了一层环境价值。这部分环境的价值可通过绿证的形式,在自愿交易市场上由全社会共同努力实现。”

据记者统计,截至2017年10月31日,风电绿证累计核发840.5123万个,挂牌销售307.4330万个,累计售出2.1126万个;光伏绿证累计核发40.361万个,挂牌销售10.3101万个,累计售出121个。

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副处长徐国新对绿证和补贴的关系做了相关解读,“绿证交易是将售出量作为核减补贴的唯一依据,换言之,不申请绿证、申请绿证不挂牌、挂牌没卖出去的,以上行为都不影响任何发电企业获得补贴。”

彭澎认为,未来很有可能对两者都进行强制考核,《关于建立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目标引导制度的指导意见》中要求“各省级能源主管部门对行政区域内的各级电网企业和其他供电主体的供电量,规定非水电可再生能源电量最低比重指标”,提到的省级指标就是本省售电公司平均要完成的配额指标。

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表示,国内取消光伏补贴会有一个过程,预计光伏补贴会延续到2020年后。他认为,大部分已投运光伏电站仍仅适用现行补贴机制,未来补贴政策仍具一定的可持续性,对新能源的发展扶持将是各类政策的“组合拳”。